logo

资讯

17

微信号:手机中金网

【中金原创】2016年度镍业大事回顾
更新时间:2017-02-17 16:19来源:中金网浏览次数:21539 | 文字大小:
摘要:【中金网】近日,中金网编辑部的小编就2016年有色金属六大基本金属年终大事盘点,本文是小编收集汇编整理的2016年镍业大事:

  1、缅甸批准中国等多家外企从事锡镍等矿业开采

  据缅甸《苗瓦底报》报道:从缅甸矿业部获悉,目前,缅甸已批准了来自澳大利亚、泰国、中国、越南、韩国、俄罗斯、日本和新加坡的18家公司,从事铁、锡、铅、锌、镍、锑、铜、大理石、黄金的检验分析和开采。报道说,此前,缅甸黄金开采仅限于本国企业。另悉,同样允许外企经营的还包括珍珠养殖。


  2、镍矿“三率”最低指标要求

  国土资源部日前发布了《镍、锡、锑、石膏和滑石等矿产资源合理开发利用“三率”最低指标要求(试行)》(下称“要求”)。根据要求,镍矿露天开采回采率不低于92%,矿体形态复杂的不低于88%;地下开采回采率最低指标要求分别为75%~92%。选矿回收率方面,根据矿石品位、矿石可选难易程度等的不同,要求明确,镍矿选矿回收率最低指标要求分别为55%~82%,锡矿为50%~80%,锑矿为60%~90%。要求还对镍矿、锡矿、锑矿中共伴生矿产综合利用率最低要求做了规定;鼓励回收利用滑石矿中的共伴生矿物,但暂不设指标要求;石膏矿因无伴生矿产,暂不设指标要求,但鼓励有条件的矿山将废石应用于矿山充填及制作建筑材料等。


  3、印尼立法机构或放宽铜镍出口

  印尼立法机构希望在9月份以前对该国资源法进行修订,其中可能包括放宽镍、铜等矿产资源出口限制,给自由港麦克默伦公司(Freeport McMoRan Inc)以及其他矿商争取更多时间和资金来建造冶炼厂。委员会联合主席Fadel Muhammad表示:“事实上,我们已经看到一些矿商无法按要求建造冶炼厂,但这不意味着我们必须修改规定来适应他们。”“如果他们无法做到,那么就和他们说再见。总有其他企业可以做到。”Fadel说到。他预计新法规可能将在六个月之后出台。


  4、菲律宾Global Ferronickel已与中国买家签署450万湿吨镍矿石供应协议

  菲律宾第二大镍矿生产商Global Ferronickel Holdings Inc周一表示,该公司已经与包括宝钢(Baosteel)在内的中国买家签署了共计450万湿吨的镍矿石供应协议。Global Ferronickel在声明中称,这些镍矿石占到该公司2016年产量目标的近90%,交付期为一年内,销售价为按照现货价格。Global Ferronickel称,宝钢订购了100万湿吨镍矿石,而青山钢管(Tsingshan)则承诺购买250万湿吨镍矿石。另外一家买家为Shanghai International Trade,采购量为100万湿吨。


  5、新咯里多尼亚暂缓对华镍矿出口决议

  最新消息称,为了缓解新咯里多尼亚卡车司机的道路封锁隐忧,该政府已经批准继续对日本出口镍矿,然而,据公众电台报道称,对于是否对中国出口低品位镍矿的决议还将延期1周。周初时,新咯里多尼亚卡车司机就已发出最后通牒,要求总统菲利普·热尔曼在周二决议批准放开对中国的镍矿出口,否则将面临新的交通封锁。3月初,热尔曼表示政府将重新审议先前对中国低品位镍矿的出口限制,此外,为了帮助及承包商脱离因镍价大跌带来的损失,2周前,政府已决议今年将成立550万美元的特别镍基金。


  6、新喀里多尼亚将允许两家公司向中国出口镍矿石

  新喀里多尼亚将允许两家公司向中国出口镍矿石,结束存在已久的禁令,因其全力应对商品价格疲软及向澳大利亚客户出口大幅减少可能所造成的损失。新喀里多尼亚是南太平洋法属领土,占全球镍储量的四分之一,一直抗拒直接向中国等大型消费国销售矿石,以保护其国内冶炼及精炼产业,该产业是新喀里多尼亚收入的主要来源。但政策改变了,政府本周称,Eramet子公司Societe Le Nickel及Ballande旗下的Societe des Mines de la Tontouta可以在未来12-18个月内向中国买家销售总计高达700,000吨低等级镍矿,即红土镍矿。昆士兰镍业公司(Queensland Nickel)是澳大利亚最大的镍精炼商之一,是新喀里多尼亚镍的长期买家,但在今年1月被迫进入自愿管理程序,令其前途堪忧。


  7、芬兰政府计划为镍矿山提供1.13亿美金资金

  芬兰政府计划为国有公司Terrafame矿业注入1亿欧元(1.13亿美金)资金,该公司之前隶属于Talvivaara矿业,但最终仍面临关闭的可能。政府本月正在计划议会提供资金,将用于维持镍矿山的运营直到今年末。“关闭矿山也将是选择之一,”政府官员表示。政府去年接管矿山,旨在避免3月底关闭位于芬兰北部的矿山,那里包括950名工人。Terrafame主席Lauri Ratia表示从纳税人的观点来看,扩张矿山是更好的选择。“关闭矿山将花费最少3亿欧元,”他表示。


  8、印尼和俄罗斯达成多领域合作 包括镍矿开发

  据安塔拉社从索契报道,佐科维总统和普京总统5月18日晚上共同见证了两国官员签署在多个领域的合作备忘录。其中包括打击非法捕捞活动谅解备忘录,国防领域合作备忘录,文化领域合作备忘录,以及档案领域合作备忘录。代表我国政府签署上述协议的是外交部长蕾特诺,海洋渔业部长苏茜,以及国家档案局局长穆斯塔里。经济统筹部长达尔敏,国企部长莉妮,贸易部长托马斯·伦邦和总统府幕僚长德登出席了签字仪式。在此之前,佐科维和普京进行了双边会谈,讨论在经济、政治和国防领域加强合作。


  9、印尼部委审计揭示印尼锡冶炼产能过剩以及监管不善现象

  印尼能源及矿产资源部在雅加达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自从3月份以来针对邦加勿里洞及廖内群岛锡冶炼厂的审计结果,从中得出如下结论:印尼2015年产能利用率仅为21%,同时邦加勿里洞省政府对矿山和冶炼厂监管不善。能源及矿产资源部总监Husein Mochtar称:接受调查的47家冶炼厂中仅有29家仍在运营,而政府已针对755份IUP采矿许可证发出了“清洁清白”证书。ITRI观点:由新闻报道可知,印尼政府已郑重承诺将加强对锡行业的监管力度,这表现在产量及出口量自从2013年8月份收紧出口法规以来已纷纷出现了大幅下滑。虽然销售量在第一季度增长非常缓慢之后已经有所抬升,但是2016年全年出口量不太可能会超过65,000吨左右。


  10、全球镍供应恐慌:菲律宾1/4镍矿已被关停

  随着菲律宾强硬派新总统加大对不负责任采矿行为的打击力度,该国四分之一的镍矿已被关停,而且当局还会进一步行动,这使全球镍市场陷入恐慌。本周,在6月30日的大选中高票当选的菲律宾总统Rodrigo Duterte警告采矿业者,要么遵守更严格的环保规定,要么关停矿山,并称菲律宾没有采矿业也能活。2015年,采矿业对菲律宾GDP的贡献不到1%。菲律宾是全球主要镍供应国,自从2014年印尼发布原矿出口禁令之后,该国便成为中国红土镍矿最大的供应国,且替代源非常少。2016年1-5月份,我国镍矿进口总量761.35万吨,其中从菲律宾进口716.44万吨,占比94.1%。


  11、菲律宾全球镍铁公司或恢复对中国高等级矿石出口

  据外电8月15日消息,菲律宾第二大镍生产商--全球镍铁控股公司(Global Ferronickel Holdings Inc)周一表示,可能在今年下半年恢对中国的高等级矿石出口,届时价格料进一步改善。上半年因销售量及价格下滑导致亏损后,公司预期下半年“表现将好转”,且公司已经通过了政府为整顿环境违规矿企实施的审查。公司将上半年销售量的下滑归因于不利的天气条件,其影响了开采及装运业务,在今年年初镍矿石价格大跌至13年低位之后,公司决定限制高等级矿石出货。菲律宾是全球最大的镍矿石供应国,市场担忧菲律宾的部分采矿业或将关闭,提振镍价在上周达到一年高位。政府已勒令暂停了10座违规矿场,包括八家镍生产商,并威胁关闭更多矿场。


  12、3-5年内印尼将被允许出口镍精矿

  据消息称,印尼计划修订2009年第四号矿物和煤炭法令,新的法令颁布后的3-5年内,矿物原料出口将被允许,其目的是为了迁就至今才落实冶炼项目30%-40%进度的矿业公司。但据业内人士了解到,针对原矿的出口禁令并未敞开,但有涉及到出口精矿标准细化的工作。据市场了解,当前的确有疑似印尼镍精矿在市场上寻求合作,但因为相关元素指标的问题,并不适用于多数镍生铁工厂。分析师认为,在政策尚未明朗化,细则暂未确立之前,对国内市场影响不会太大,分析师将继续关注该事件的后续发展及市场反应。


  13、菲律宾矿山环保检查结果出炉!12座矿产再关!  

  菲律宾金属矿山审查报告结果终于出炉,环境部副部长Leo Jasareno审查委员会的会议过后对记者表示,委员会提议再关停12座矿场,因这些矿场违反环保法规。作为审查组组长,Jasareno拒绝透露可能被关停的矿场名单,但表示多为镍矿。菲律宾为全球头号镍矿石供应国。自7月8日启动环保审查以来,该国已关停10座矿场,其中8座为镍矿。此举导致国际镍价大幅飙升。


  14、菲律宾关停国内半数镍矿“最受伤”的竟然是...

  菲律宾环境及自然资源部部长洛佩斯表示,菲律宾可能以违反环保规定为由,进一步关停至少10座矿场,此举将胁及该国半数镍矿的营运,菲律宾是全球主要镍矿石供应国。据路透社9月19日报道,由于菲律宾第二大镍生产商警告称,更多矿场被关停将导致对中国等市场的供货中断,全球镍价闻讯即跳涨2%。报道称,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对于该行业采取强硬立场,警告称该国即使没有矿业也可生存下去。菲律宾是中国最大的镍矿石来源地,镍用来生产不锈钢。去年菲律宾向中国出口3400万吨镍矿石,今年1-7月的出口则同比下降27%。


  15、印尼出口政策反转引发中国冶炼厂不满

  中国印尼某合资公司官员表示,印尼允许原矿石恢复出口的计划将扩大当地小型冶炼厂冶炼成本以及威胁现存的小型生产商,他表示该举措是不明智的,是与总统的承诺背离的。Tsingshan Bintangdelapan Group董事长Alexander Barus表示放松出口禁令将意味着当地冶炼厂必须与国外采购商竞价购买原矿石,提高原矿石价格。该公司部分属于中国青山控股集团,今年或将超过PT Vale Indonesia成为印尼最大的镍生产企业。Barus表示放松原矿出口的计划将导致镍矿价格上涨。“矿石加工将上涨,小型冶炼厂将受到冲击。资本雄厚的冶炼厂可能能够生产,但因成本过高,小型的生产商面临倒闭。”总统办公厅对放松原矿石出口计划拒绝回应。


  16、印尼料不会放宽镍矿石和铝土矿出口禁令

  印尼矿业部长周三表示,印尼"几乎肯定"不会放宽镍矿石和铝土矿出口禁令,该国正就矿业规定的修改进行讨论。代理矿业部长Luhut Pandjaitan告诉记者:“如果我们可以在国内加工,为什么要出口呢?”Pandjaitan补充说:“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不会放松镍和铝土矿出口。”他指出,他仍希望对此事进行进一步研究。


  17、菲律宾环保部长再放大招 为环境希望限制所有新矿

  菲律宾环保部长上周五称,随着取缔破坏矿产行业矿山的战役深化,她希望限制新矿。

  Lopez同样指出,20家推荐暂缓生产的矿企不会都被关闭。并且暂停位于南部东达沃省一镍矿的ECC证书,该矿由私营的Austral-AsiaLinkMiningCorp运营。她曾表示,该矿的问题是位于汉密吉伊坦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目录中的世界文化遗产)和普哈达湾(海洋保护区)之间,而当时批准该矿运营是"愚蠢的行为"。“我们现在将对所有其他的ECC证书进行强化评估。任何保护区内都不许有矿山,”她说道。


  18、欧盟要求成立专家组 挑战中国限制镍铁等出口举措

  欧盟周三要求世界贸易组织(WTO)成立一个争议解决专家组,来审查中国对12种原材料出口设限的行为,欧盟指这一做法令中国的相关生产商具有不公平的优势。欧盟表示,中国对12种原材料实施的出口关税和出口配额措施,似乎是“依旧令人困扰的行业政策之一,其目的是给予中国生产商实质性的竞争优势,但同时损害了欧盟乃至全世界生产商和消费者的利益。”这12种原材料包括锑、铬、钴、铜、镍铁、石墨、铟、铅、氧化镁、滑石、钽和锡。欧盟在7月曾要求与中国展开磋商,试图解决这一争议,但未能成功。欧盟表示,WTO将在11月8日考虑欧盟所提建立争议解决专家组的要求。


  19、亚洲镍业驳斥DENR的审计结果

  亚洲镍业日前表示已在11月2日收到环境及自然资源部(DENR),关于旗下HMC位于东萨马尔Guian地区Manican矿的审计结果及建议,审计团队要求公司限制清除规划区域内的植被,并在进行矿山修护造林。公司方面驳斥了对清除植被的指认,并表示已经进行了矿山修复,此外审计团还建议非强制公司委托第三方审计师对其矿场进行环境和安全审计,目前公司已经开始着手处理。


  20、黄河公司夏日哈木镍钴矿被列入全国矿产资源规划

  12月6日,国土资源部发布了《全国矿产资源规划(2016-2020年)》(以下简称《规划》),黄河公司夏日哈木镍钴矿作为103个全国能源资源基地之一和297个全国重要矿产资源重点勘查区之一被列入到《规划》中。为了保障国家经济安全、国防安全和战略新兴产业发展需求,《规划》将24种矿产列入战略性矿产目录,黄河公司储备的镍、铜、金、钼、钴、铁等6种矿产均被列入战略性矿产目录,将作为矿产资源宏观调控和监督管理的重点对象,在资源配置、财政投入、重大项目、矿业用地等方面加强引导和差别化管理。


  21、金川集团印尼红土镍矿项目开建 甘肃省“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取得重大突破

  11月25日,由金川集团公司投资的印尼WP&RKA红土镍矿项目,在印度尼西亚马鲁古省奥比岛开工建设,标志着金川集团正式进入红土镍矿领域。这也是国家提出“一带一路”战略以来,甘肃省首个开工建设的境外项目。该项目被国家发改委列入中国—印尼“一带一路”政府间国际产能合作重点项目,采用先进的全密闭、节能环保型RKEF冶炼工艺,年处理矿石170万吨,年产镍铁20万吨,2018年底建成投产。近年来,金川集团把资源战略定位为企业发展的第一战略,积极面向全球实施矿产资源配置,构建了大澳区、欧非区、美洲区、中国及中亚区四个资源开发区,先后兼并收购了一批镍铜钴资源量,形成了金川—境内—海外跨国经营格局。


  22、印尼或批准镍矿等部分矿产出口

  12月23日消息,印尼矿业与能源部长周五称,印尼正考虑批准符合一定条件的铝土矿、镍矿等部分矿产出口。能源与矿产资源部长Ignasius Jonan在采访中表示,为缓和两年前开始实施的矿石出口禁令的冲击,正在修订一项政府规定。Jonan表示,“我们严肃对待这一问题,这也是为什么要对现有的政府规定进行修订,总统有望很快公布或批准新规,时间可能在明年1月初。”印尼于2014年宣布实施矿石出口禁令,以激励矿企在国内兴建炼厂来进行加工,但在遭遇行业抵制后作出了一些让步。全面禁令从2014年1月12日起生效。由于印尼为铜、镍等金属的主产国,贸易商一直在密切关注相关进展。


  本文由中金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手机中金网微信宣传图.jpg

相关资讯

中金网服务导航

关注我们: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联系电话

  • 全国服务热线:4008-602-168
  • 电话总机:0757-81188070
  • 会员专线:0757-85529962
    18022738683
    18925991202
  • 广告专线:18934377070

关于中金网

会员服务

广告服务

移动服务

互动交流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手机中金网

3g.metalsinfo.com

中金网公众微信

微信号:metalsinfo